血吸虫性肝硬变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失传的营养学慢性炎症,肺心病,肝硬化,尿 [复制链接]

1#
治疗效果好的白癜风医院 http://wapyyk.39.net/bj/zhuanke/89ac7.html

生命是奇迹,也是奥秘!人体本身有着惊人的修复功能,只要给足原料——营养,就能恢复健康。《失传的营养学》用老百姓通俗的语言指出了身体生病的原理以及逆向康复的路径,对于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等多种疾病,包括几十种难以治愈的癌症,都从营养学的角度提出了新的见解。

健康是革命的本钱,健康更是享受革命成果的本钱,欢迎您收听《失传的营养学》

第十七章

营养素使用中的误区

人们生产各种各样营养素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百年前,跟生产抗生素的时间很接近。今天在商场、药店、医院或直销企业,你都可以很轻松地买到一些含有营养素的产品。虽然买得轻松,但用起来并不轻松。因为许多人不清楚怎样使用营养素才是正确的。吃什么?吃多少?什么时候吃?我们面对营养素这个老面孔,既熟悉又茫然。也就是说,营养素不是什么新奇的东西,但上百年来,我们一直是糊里糊涂使用的。个别人用后身体好了,可能也不知是怎么好的,多数人用后效果并不满意,甚至让人非常失望,进而讨厌营养素,甚至气急败坏,破口大骂,说这玩意儿没用,是骗人的。不能正确使用营养素给人们带来的后果各种各样,一言难尽。

河北张家口的一位女士找到我,想请我帮她调理一下身体。她个头不高,面色灰黄,但人的整体气质很好。来的时候斜挎着一个很大的棕灰色帆布包。进了我的办公室,寒喧过后,她就把包拿下来往我对面的沙发上一倒。把一大堆各种各样的营养保健品倒到沙发上,并对我说她已经使用营养品三年多了,有一些健康问题好转了,但仍有很多问题折磨着她,如慢性鼻炎、头痛,头晕、失眠、便秘和高血脂等。我看到在那堆营养品中有一个细长的很漂亮的蓝色小瓶,呈葫芦状,就问她那是什么。

“中药,治失眠的,我不是失眠嘛。”

“你用它多久了?”

“快三年了。”

“治好了吗?”

“还没。”

“一瓶多少钱?吃多久?”

“多元一瓶,能吃20天。”

“买营养素每月花多少钱?”

“元左右。”

“平时谁指导你用营养素?”

“我们那儿给我送保健品的。”

‘他是做什么的?”

“不太清楚,据他朋友讲是很好的营养师,他自己也说自己是营养师。”

这位女士的经济能力还是可以的,她是做药品销售的,主要销售优生优育类的药品、如叶酸之类的。其实这些产品也属于营养素。我仔细看了看她带来的营养素,有一些是不适合她吃的,虽然她带来的品种不少,但要解决她现有的问题,还需要一些其他重要的营养素,但三年来她并没有使用。因为没有正确专业的指导,她根本不知道怎么用。我仔细询问她当时的情况,详细分析了她带来的各种化验单,最后给了她一个适合她的营养配方。她高高兴兴地走了,到我所在的城市边上的一个县城普及她的优

生优育知识去了。五天后她又跑了回来,高兴地跟我说她的睡眠明显改善了。“好了就继续吧,都会好的。”我嘱咐她说。快到一个月的时候,那时她早已回到她所在的城市,有一天她打电话给我,向我报告她自己认为是天大的好消息,她的鼻炎症状已基本消失。

鼻炎很重的人多数都有一个症状,就是呼吸时通过鼻孔后部和咽喉部的协作,先关闭鼻孔后部,然后再突然打开,有一股气流喷出,同时发出“吭、吭”的声音。她说这个症状几乎没了,只是偶尔有一次,头痛头晕的症状也完全好了。她在电话那边激动得哭了,她说:“王博士,你不知道,其实有时我觉得自己活得很没有意思,很没面子,活得很没有尊严,因为不管在什么重大场合,不管在多么重要人物面前,我这个毛病都管不住,总是忍不住‘吭、吭’地发出声音。现在好了,我太高兴了。”我们也因此成了好朋友,她经常打电话来,很好奇地问我最近又解决了什么人的疑难杂症。

这样的例子很多,随处可见。河南洛阳一位抑郁症患者带着妻子坐了二十小时的火车来找我。他是看了我的书后认定我可以帮到他。他已经患抑郁症五年多了,其实他本来是一个非常棒非常坚强的小伙子。他曾经是特种兵,而且是一名优秀的特种兵。但祸不单行,在他退役的那一年,他的父母都因为癌症相继去世,他的女友也离他而去。为了给父母治病,欠下十几万的债务。在一次次的打击和重压之下,他病了———抑郁症。五年来,他四处求医,他给自己那五年治病的经历做了“精彩”的总结。他说:“西医说我精神出了问题,中医说我肾亏,信基督的人说我心中无主,信佛的人说我心中无佛,巫婆说我心里有鬼。”他接着说:“吃西药,喝中药,信基督,拜佛,捉鬼,我都干过了,没用。”我说:“你是营养问题。”他马上说:“我吃了十几万的营养保健品,好多牌子的,没管事儿。”他接着说出一连串保健品品牌的名字。我听后非常吃惊,就问:“你怎么花了那么多钱?而且用过那么多牌子的?你都成了试验田了!”“没办法,我难受呀,而且他们都说能治好我的病,说吃了就能好。结果也没好,还欠下好多债。”

我感到他这种情况有点难办。因为这种事我遇到的太多了。太多的人用了一段时间营养素,抱着很大的希望,花了不少的钱,投入很高的热情,最后效果不理想,进而怀疑营养素,抱怨甚至辱骂营养素,听到或见到我是用营养素给大家调理时,索性连我也怀疑,认为我不过是一个伪装巧妙的骗子罢了。面对他,我采取了迂回的策略。我问他:“你坐那么久的火车来找我,你信我吗?”“我当然信了,不信我们怎么可能花那么长时间那么多心思打听你的信息,不信你又怎么可能跑这么远过来找你给看病。”我说:“那你能做到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吗?否则治不好。”“能。”他很坚定地回答。“那如果我还让你去吃营养素,你吃不吃?”他听后一愣,犹豫了一下,然后说:“你让我吃,我就吃。”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跟他说:“好,你能这样说,你的病就好了一半了。”

我对他的情况和检验结果进行了专业分析,给他制订了一套我认为适合他的方案,他充满信心地回去了。他果然没让我失望,不愧是特种兵,坚决执行了我给他的方案。他还定期向我汇报情况,然后我再制订一个新的方案给他。我也没有让他失望,现在他们一家三口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我认为,要想正确使用营养素,首先得懂人体是怎么回事。我们身体的每个细胞、每个器官、每个系统的功能状态是什么样的,它们需要我们做什么才能帮到它们,懂到这个程度时,才会正确使用营养素。所以毫不夸张地讲,如果我给出一个营养方案,其实不代表我的个人意志,而是对方的身体告诉我该给他什么就给他什么。这就叫懂车就会修车,懂人才会“修人”。这样说你就会感受到其实营养素的使用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问题,需要具有营养医学专业知识的人才能做到。必须通过专业知识分析你的身体情况,才能进行专业指导,做到缺什么就给什么,缺多少就给多少,什么时候缺什么时候给。之所以大多数人使用营养素效果不尽如人意,是因为缺乏专业指导。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就是因为很多人都缺乏关于营养素使用的专业指导。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就是很多人都缺乏对营养素使用的专业指导。道理很简单,但没有相应的理论。看看今天的医疗体系你就明白了。全世界有那么多的制药企业,每天都生产数量惊人的药品,药品生产属药学,制药企业把药品生产出来,全世界又有那么多的病人等着用药,为什么这些病人不直接去药厂买药来用呢?因为药厂和病人都不知道如何正确使用药品。为了指导病人正确使用药物,世界各国每年都会培养大量的医生,为了让这些医生有一个良好高效的工作环境,各国医院。从这个角度讲,可以把医学简单地理解为正确使用药品给病人治病的学问。当然这不是医学的定义,只是为了说明医学的角色。所以医疗体系的主线是由两大科学组成的,即药学和医学(图33)。

我们再看看营养素的情况。营养素的角色比较独特,很多制药企业也生产营养素,如医院中的脂肪乳、白蛋白、氨基酸、4生素、矿物质等都属于营养素,另一方面,营养素本质上又属于食品。不管营养素的产品形态怎样,其本质都属于食品。因为大多数营养素都是从食物中提取出来的。现在的问题是,制药厂或保健品厂生产出来的营养素由谁来指导使用?你看看自己或想想身边的人使用营养素的情况就知道了。在营养素和病人或想保健的人群之间,经专业指导使用营养素的群体还比较少(图34)。

药品被生产出来后由医生专业指导并使用出去。这也是尽管在身边的药店可以买到药,但医院的原因,因为自己买了也不会用,得去找专业的医生。而营养素被生产出来后,被你直接买回去使用,没有专业人员指导,你觉得可行吗?

为什么没有专业人员指导呢?因为尽管营养素在这个世界上有近百年的历史,但没有像医学那样的理论体系支持它。笔者认为因为没有成熟系统的理论,所以谁也说不清楚营养素到底该怎么用。这也是尽管营养素的生产历史比很多药品还久,但一直发展不起来,一直不能被社会广泛认可的原因。伟大的理论指导伟大的实践,没理论,怎么谈得上实践?怎么谈得上根据?而营养医学的诞生必将开创营养素使用的崭新局面,必将给营养素的使用和发展,给人类的健康事业带来一场彻底的革命。就像医学对药品使用的理论支持一样,营养医学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对营养素使用的理论支持。它为营养素的使用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并为现代营养学与医学的发展、融合提供了一个广阔而自由的平台(图35)。

什么是专业指导呢?因为营养医学的最高境界就是因人而异的个性化指导。不同的病,可能方案相同,因为虽然疾病的外在表现不同,可以表现在胃,也可以表现在肝,也可以表现在头发,但只要根源相同,方案可能相同或相近。相同的病,方案可能不同,因为病因、发病机理都可能不同,方案就可能不同。同种疾病,在不同阶段,方案也会不同。因此营养医学最能体现“法无定法”这句话。

有朋友曾给我打“你写的书好是好,但是没写完。我说写完了,他说:“没写完,因为没配方。”不是我不想给配方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一个或几个配方就可以通治百病。营养医学的大忌就是不顾对方身体的情况差异,而异想天开地给出一个配方。这样很可能使对方从一种营养不均衡状态变成另一种营养不均衡状态,同样会造成伤害。

真正的专业指导是实事求是的过程,是根据对方身体的整体健康状况进行的。通过采集被指导者的各种与整体健康有关的信息,如一般状况、症状和体征等,针对这些信息进行分析和评医院做相应的检查,得到检查结果后再进行一次全面的分析,最后给出一套调理方案。接下来,随时跟踪被指导者的健康走向,并监控他的各种变化,根据被指导者的变化,适时调整方案,一路呵护他走向健康的最高境界——身心合一。

从这些你就可以理解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营养素与药品一样,不能随便买卖。我经常讲医生不是卖药的。因为我学了那么多年的医学,从大学到博士,再到日本留学,十几年的时间,从没有学到过与药品销售有关的知识,都是学习用什么药解决什么样的病。其他的医生也跟我一样,都没学过药品销售,我们医生不是卖药的,人家药厂有专门的药品销售人员,药品在我们手里是工具,而不是商品,用这些工具给病人治病。营养素也同样是这我是医学专业出身的指导者,而不是专业卖营养素的。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当一个医生想从药品销售获利时,药品在他手中就成了商品而不再是治病的工具。他就会以药品销售为目的而狂开药品,滥用药品,把自己变成卖药的。当一个人以卖营养素获利为目的时,他就会变得疯狂,就会尽可能地多开营养素,而不考虑对方的身体是否需要。所以,营养医学要讲究境界,就像医生不能随便乱开药一样,营养师也不能随便开方子推销营养素。

北京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士打电话找到我,请我给她远在太原的父亲开一个营养方案,她父亲是胃癌,很严重。正好我当时在北京机场候机,她特意驱车赶到机场见我,我问明她父亲当时的情况,然后给了她一个营养调理方案,只有三种营养素。她一看我给的方案就急了,非常生气,因为在见到我之前,广州的一位营养素的销售也请他们的一位营养师给她开了一个营养方案,一共十一种营养素。她说:“王博士,你是真心为我好,他们是为了卖东西。”

我每天小心翼翼地给出方案,精心指导每一位被指导者,我珍惜每一天的工作。因为我最清楚从医二十多年来,能走到今天有多么不容易。所以我不想因为我的疏忽、我不正确的想法和做法而毁了这条路。对于自己倡导的理论,理所当然地,我更应该是一名虔诚的卫道士。

第十八章

纤维化、器官硬化可以解决到什么程度

对慢性炎症,你已不会陌生了,因为这本书中反复提到这个词,它是我们人体最常见的一类疾病。如慢性鼻炎、慢性鼻窦炎、慢性支气管炎、慢性胃炎、慢性胃溃疡、慢性肠炎、慢性肝炎、慢性肾炎、慢性盆腔炎、慢性宫颈炎等。慢性炎症本身并不可怕,很多时候你甚至毫无感觉,但由慢性炎症引起的两大疾病足以致命。慢性炎症可能导致癌症,这在前面已经论述。慢性炎症导致的另一类致命性疾病就是器官纤维化、器官硬化(纤维化是组织学上的称呼,就是纤维组织增多了;硬化是感觉上的称呼,纤维组织越多,器官越硬,所以称为硬化)。

能够反应器官全部或部分功能的细胞被称为这个器官的实质细胞。如肝细胞就是肝的实质细胞,肺泡细胞就是肺的实质细胞,胃黏膜上皮细胞和黏膜内的腺体是胃的实质细胞,等等。慢性炎症发生时,这些实质细胞的生存环境逐渐被破坏,它们活得很艰难,之后会萎缩消失甚至直接死亡,导致这些器官内实质细胞的数量锐减。慢性萎缩性胃炎也有这样的发展过程。慢性萎缩性胃炎由慢性表浅性胃炎发展而来,就是因为炎症破坏了胃黏膜内腺体的生活环境,导致腺体逐渐消失、胃黏膜变薄而得名。使用营养素,可以使慢性炎症消退,黏膜腺体的生存环境得到改善甚至完全纠正,消失的黏膜腺体可以再次再生出来,这样慢性萎缩性胃炎就可以治愈。

慢性炎症导致器官硬化是临床各科患者死亡的主要疾病。如呼吸内科的肺心病、消化内科的肝硬化、肾内科的尿毒症、血液科的骨髓纤维化,其本质都是在慢性炎症或慢性损伤前提下发生的器官纤维化。尽管发生器官和部位不同,但从本质上讲都是一种病——器官纤维化,而它们也跟我们常见的一种现象-疤痕有相同的病。

为什么慢性炎症或慢性损伤会导致纤维化呢?其实纤维化是人体自身修复的一种方式。尽管很多人包括绝大多数医生视之为洪水猛兽,但以纤维化的方式进行自身修复也是人体的一种自我保护措施,是人体不得已而为之。人体的修复有两个境界,最理想的修复方式当然是把损伤的部位修成原样,达到天衣无缝。比如一些肝细胞死掉了,那就按照原有的组织结构和细胞形态再长出一些新的肝细胞。把原来的缺损修好,这是最理想的。但有两种情况不能原样修复而只能以纤维化的方式修复,一是本来可以原样修好,但长期原料供给不足或感染,不但导致原有的损伤不能修好,而且损伤范围会不断扩大,最终难以原样修复。身体各器官的大小形状早有定数,身体是不允许有损伤而不修复的所以想方设法也要把那些缺损修上,在没有原料(即营养)或营养不足时,或被感染后,身体只好启用另一种境界比较低的修复方式,就是纤维化。这就有点像你家墙坏了,出现一个洞,最理想的解决办法当然是搬来砖,运来沙石料,将墙原样修好,可你没有砖和沙石等,你只好搞团纸或破布把那个洞先堵上凑合。二是损伤范围过大过于严重,已经超出了原样修复的能力,没办法,只好以纤维化的方式修复,如大面积严重烧伤和又深又长的手术切口等。

从上可知,纤维化就是人体不得已而为之的修复方式,是没办法的办法。当你把原料给足后,身体会对这种不理想的修复进行重新修复,使之尽可能地恢复原有的结构和功能。徐伯在八十多岁时患有严重的肺心病,当时病情已非常严重,右心衰竭,全身水肿,医院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使用营养素后,到今天已经又多活了五年多的时间,而且在这五年中,再没有因为医院。

在纤维化能不能再重新修复这个问题上一定会有很多的争论,不要怕争论,争论是一件好事,因为科学就是在吵吵闹闹中得到发展的。以今天医学的知识判断纤维化、器官硬化的治疗前景,一定是暗淡的,器官硬化被医学认为是不可逆的。临床那些肺心病、肝硬化和尿毒症患者的结果似乎也证实着医学的看法是正确的,即纤维化是人体不可治愈的疾病,这些患者的死亡率几乎是%。但从营养医学的角度看,这些疾病的前景一片光明,治愈率会很高,除非那些非常严重的病例,即那些已经不给身体修复时间的病例无望治好外,其他的病例都极有可能治愈。理由至少有二:第一,一个器官应该长成什么样,在胚胎时期就有“图纸”可遵循,而且这种信息一直伴你终生。从动物实验也可以证实这一点,比如将肝脏切去70%—80%,残余的肝脏可在3周(大鼠)至8周(狗)内就长到原有肝脏大小,而且长到原有大小后,肝脏就停止生长了。切去70%-80%都可以再按原样生长完整,你觉得一些区域的纤维化不能修复吗?第二,所谓的纤维化就是由胶原纤维等结缔组织填充缺损的组织,很多人认为胶原纤维一经产生,就很难再被消除。其实你看看骨的改造过程就知道了。骨组织就是由胶原纤维和矿物质组成的,胶原纤维就像芦苇编的席子,一层席子上撒一层以钙为主的矿物质,再加上一层席子再撒上一层矿物质。骨组织就是这样的结构。那么在骨的改造过程中,就要消耗掉一些骨组织,在这一过程中当然要分解大量的胶原纤维。在骨的改造过程中,这是很自然的事,没什么难的。这个叫做主要由一种叫做破骨细胞的细胞来完成,而破骨细胞是一种巨噬细胞变来的。全身各处都有巨噬细胞,所以分解掉任何组织上的胶原纤维都应该不是难事。

提到疤痕你往往就不陌生了,你甚至知道什么营养素消除疤痕最有效,那就是维生素E。天然维生素已会使手术切口平滑愈合,会让烧伤的皮肤恢复得近乎完美。我相信很多朋友在读这本书时,总想问为什么这些营养素会有这样的作用,例如天然维生素E为什么会有消除疤痕的作用,总想了解得更深入一些。其实深入探究时我们可能就陷入一个漩涡,如果把“天然维生素E为什么会有消除疤痕的作用”这个问题搞清楚了,那么医学科学都将是一个天大的进步。因为细胞内的变化太复杂,细胞之间的联系更复杂。我们看到维生素E有很好的消疤作用,那么维生素E是通过哪些途径实现这一作用的?答案是降低细胞耗氧量,改善局部血液循环,抑制生成纤维的细胞产生胶原纤维,等等。这样的答案,似乎是给出了答案,但其实根本没说清楚,例如,维生素E是怎样抑制生成纤维的细胞生产胶原纤维的?是作用在哪里?启动了细胞的哪些反应?是通过维生素E直接作用,还是通过其他细胞对生成纤维的细胞施加作用?其他细胞会有哪些反应?细胞内的各条反应链是怎样进行的?如何调动基因?这类问题无穷无尽,而且都很棘手,很多至今都没有搞清楚。所以对于我们一般人来讲,还是只看结果更好一些。当然这只是笔者私下的浅陋认识。

从天然维生素E对疤痕的近乎完美的修复作用,我们对各种硬化症的治疗就有信心了、因为肺心慢性炎症病的肺部病变、肝硬化、尿毒症的肾脏病变,本质上都是在慢性损伤的基础上形成“疤痕”,所以维生素E和其他营养素的使用会从根本上解决这些致死率极高的疾病。尤其是在肺心病、肝硬化和尿毒症的早期,效果极佳,甚至会无限期延缓这些病的继续发展。肺心病的肺部病变肝硬化的肝脏病变都会向好的方向发展而不是走向恶化,肝硬化甚至可以达到完全治愈。而尿毒症要困难一些,不可能完全治愈,因为肾的结构单位不能再生,只能尽可能地保住未受损和可以修复的肾的结构单位。从营养医学的角度看,真正威胁生命最难治愈的疾病不是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和癌,而是晚期肝硬化和晚期尿毒症。但也不是一点生存的机会都没有。

总之,硬化症,包括全身各器官的纤维化都有治愈或完全缓解的机会,原则是越早使用营养素,治愈或完全缓解的机会越大。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